招行5年银信重组困局 招商银行收购西藏信托始末
  日期:2012年05月02日

独家调查:招商银行收购西藏信托搁置5年,“煮熟的鸭子飞了”


2012年3月28日,招商银行如期发布2011年年度报告,业绩增长的数据跃然纸上,唯一不变的是收购西藏信托的进展:尚待相关监管机构批准。

此时,离招行与西藏财政厅正式签署《产权转让协议》已近3年,如果从双方洽谈算起,几近5年。5年的机会成本无法估量,这是25岁招行生命中的1/5,招行等不起。

“不会再有希望了。”权威人士向理财周报证实,招行收购西藏信托不会得到监管批准。该权威人士进一步透露,“西藏信托归属权涉及到更复杂的问题,在这件事上,高层根本不会考虑一个小小的招商银行的利益。”

2012年4月24日,面对“招银国际信托”胎死腹中和理财周报记者的追问,招商银行董秘兰奇对记者连续说了四个“我不清楚。”

招行收购西藏信托进展如何?“我不清楚,我刚回国。”刚结束一个月的招商银行境外路演之旅的兰奇,似乎还在倒时差。

与监管沟通进展如何?“我不清楚,一旦监管批复或者有其他进展,我们会及时公告。”

招行收购西藏信托获得监管批准的可能性有多大?“我不清楚,这个完全取决于监管层,监管批准了我们捡了个好处,监管不批我们也没办法,是吧。”

如果没有获得监管批准,招行是否有收购其他信托公司的预案?“我不清楚,暂时还没有。”

不知是否有过约定,西藏信托的回答也如出一辙,“目前我们还处于业务起步阶段,我们只想努力地把事情做好,不愿意太高调。”西藏信托总经理查松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对招行收购西藏信托失败的事,“我们不做任何评论和回应。”

“煮熟的鸭子飞了”


满怀希望的招行本以为西藏信托触手可及,远没想到博弈如此复杂。此前,他们甚至把西藏信托的新名字都已经想好了:招银国际信托。招商银行还成立了招银国际信托筹备组。

招行应该更没有想到的是,西藏信托的改制审批已经不需要招行推动,2010年9月,西藏信托完成了重组改制,取得新金融牌照。

而招行2011年的年报仍然表示:正积极与有关方面进行沟通协调,努力推动西藏信托改制审批进程,争取尽早完成收购。

招行似乎不愿意面对“煮熟的鸭子飞了”的现实。

招行与西藏信托的缘分最早可以追溯到2007年,此时招行正在为综合化经营寻找一个“壳资源”比较干净的信托牌照,以配合银行合作业务开展;而西藏信托正是想借招行进行重组并换取新的金融牌照,双方的利益关系是各取所需。

“西藏信托这块资产,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干净,主要是他的股权比较单一,没那么复杂,收购的事情比较好谈,所以人家都愿意进入。招行也是因为这点才选择西藏信托的,其他股权复杂的信托公司,要花很大的精力去与各个股东斡旋。”用益信托首席分析师李旸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

西藏信托注册资金3亿,是注册资金最小的信托公司,3亿也是银监会规定的信托公司注册资金的最低限度。

西藏信托已于2010年9月取得新金融牌照,而股权转让之事却胎死腹中,这个结果对西藏信托来说也很圆满,不过招商银行的如意算盘却落空了。

不过,多位信托业内人士表示,西藏信托重新拿到信托牌照,实际上招行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2007年11月,招行向西藏自治区财政厅提交了《招商银行战略投资西藏信托股权方案》,经过长达8个月的谈判,2008年9月18日,西藏自治区财政厅与招商银行、西藏爱沃瑞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在北京签署了《关于西藏自治区信托投资公司改制框架协议》,招商银行同时向西藏自治区捐助500万元援建两所希望小学。

时任西藏自治区主席的向巴平措当时在签约仪式上表示,招商银行是我国大型商业银行,在资金支持、产品开发、产品销售、管理经验和网点建设等方面都具有较强优势。

他当时表示,西藏自治区选择招行,看重的是招行的市场能力。

当时,招商银行董秘兰奇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透露:“并购总金额是很小的,低于2亿元。”根据兰奇的说法,框架协议中,招行将以不到2亿的价格收购西藏信托60.5%的股权。

根据上述框架协议,招行收购西藏信托将分为两步。第一步,根据银监会要求,为了换取新的金融牌照,将西藏信托除金融业务经营产生之金融类资产以外的10.17亿其他资产,剥离至西藏财政厅下的西藏自治区投资有限公司,本次资产剥离于2009年1月31日完成。完成后,西藏信托总资产为4.31亿,净资产为3.87亿,剥离前后的不良资产率分别为1.73%和0.81%。

第二步,2009年8月3日,西藏自治区财政厅与招商银行、西藏爱沃瑞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署西藏信托《产权转让协议》,西藏自治区财政厅将其持有西藏信托70%的产权转让给上述二公司,其中招行以3.64亿的价格收购西藏信托60.5%的产权。

从不到2亿到3.64亿,价格几乎提高一倍。

如果以西藏信托3.87亿的总资产量来算,收购价格有55.5%的溢价。而招行此前不到2亿的价格,甚至低于对应净资产,仅为对应净资产的85%,与3亿注册资本的60.5%几乎持平。

“信托公司的价值在信托牌照上,而不是公司的资产量有多大,现在只要拿到信托牌照一年至少可以赚几个亿,很多金融机构花十几个亿买一个信托牌照都愿意。”对于前后跨度近一倍的价格,金融信托专家孙飞博士向理财周报记者如是表示。

“招行不缺这点钱,不过2亿的价格太低了,招行故意压低价格,西藏自治区可能难以接受。”

从近年银行收购信托公司股权价格来看,2007年交行以12.2亿的价格获得湖北信托85%的股权;2009年建行更是斥资34.09亿,才获得合肥兴泰信托67%的股权;而2009年9月,兴业银行也以8.52亿的价格,才获得联华信托51.18%的股权。

同样是银行并购信托,相比之下,3.64亿的价格可谓低廉。而同样于2007年开始洽谈的民生银行收购陕国投,最终也因价格谈不拢而告吹。

“当初西藏信托不想错过发展机会,急于重组,而且西藏自治区政府还想借招行帮助重组西藏信托,拿到新的金融牌照,所以接受了比较低的价格。”信托分析师徐颖风表示,“现在西藏信托完成了重组,而且拿到了金融牌照,就不需要招行了。更何况这两年,西藏信托的业务做得还不错,现在招行再跟西藏信托谈,就比较难了,就算收购,也不是那个价了。”

尽管至今尚未得到监管的批准,但招商银行却早已开始筹备收购西藏信托之后的事宜。按照招行的计划,完成股权转让后,西藏信托将更名为“招银国际信托”,重新修订信托公司章程,并提名信托公司董事、高管人选。

招银国际信托筹备组人士曾表示,重组后信托公司的总部还是在拉萨,不过原来的资产和人员都不要了,由招行派人,主要人员还是在北京、深圳等地。

值得注意的是,西藏信托2010年改制后,引进包括总经理查松在内的多位高管,经营重点迁至北京,而引进的人士和董事会成员中,并无来自招行方面的人。

值得注意的是,还有与招商银行一起参与西藏信托收购的西藏爱沃瑞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理财周报记者经多渠道调查,均未能了解到该公司任何信息。

有业内人士表示,拉入另一家公司参与重组,主要是为了防止西藏信托被私有化。“招行的持股比例只有60.5%,低于2/3,拉入另一家公司来平衡招行,在重大决策上招行不能取得超过2/3的股权通过,避免招行进一步私有化西藏信托。”

上述权威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分析,“虽然招行已经拥有超过51%的控股股权,但是如果想完全以招行的利益为中心,不顾一切的把西藏信托作为招行的附属品,还是会有压力的。”

“其实银监会都过了,国务院没表态”

“原来中国金融行业是分业经营,但近年已经成为混业经营是国际趋势,现在银监会是鼓励大银行收购信托公司的。”金融信托专家孙飞博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

在1993年的国内信托业第四次整顿中,监管层按分业经营、分业管理的思路,要求信托业与银行业脱钩。按照1995年实行的《商业银行法》之规定,银行不得控股信托公司,获国务院特批的除外。

14年后,由禁止变成鼓励。2007年年初颁布的《信托公司管理办法》中,银监会鼓励金融机构并购信托公司,其中就包括银行。于是,2007年交行、建行、招行纷纷开始寻求并购信托公司。

“监管部门对银行参与信托公司持开放态度,银行若有意入股信托公司,可以通过化解历史包袱的形式,按照市场化的原则与公司进行谈判,银监会将采取一行一司一策的方式,按照法律、法规的要求严格报批。”银监会某官员曾表示。

对于招行收购西藏信托未果的原因,有业内人士分析,原因不在银监会。“招商银行的资质和能力各方面都是符合银监会的要求的,而且大股东招商局也是有背景的。招行收购西藏信托一直没获得批准,肯定有其他原因。”

孙飞表示:“要么是涉及到政治或者民族问题,要么是其他比招行更好的机构加入竞争,相关领导向监管部门‘打招呼’。”

一位接近西藏信托重组人士给出了更具体的答案,“其实银监会都过了,银监会递交到国务院,国务院始终没有表态。”

这位接近西藏信托重组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招行收购西藏信托的事情银监会是没有话语权的,国务院说了算。任何涉及到西藏等边疆的问题,都非常敏感,必须上报国务院。如果是一块好资产,招行拿走了肯定会引来非议。”

上述人士还透露,国务院召开西藏工作座谈会,给了西藏很多金融优惠政策,就是要推动西藏金融发展,现在如果要把西藏信托卖了,这与国家政策是相违背的。

“监管不批我们也没办法”

尽管中国平安早已脱离招商局集团旗下,但招行还是对同于深圳蛇口起步的中国平安的综合金融平台所带来交叉销售业绩羡慕不已。对于综合金融平台建设,招行“蠢蠢欲动”。

没有哪家银行比招行更渴望拿到一张信托牌照建设综合金融平台。

没有四大行的网点优势和客户数量优势,却最先发展零售业务。一直以来,招行的战略就是走高端化路线,挖掘高净值客户,以质量弥补数量的缺陷。

而对高净值客户来说,综合化的投资方式是最大的需求,而这正是国内银行最大的缺陷。

相对而言,作为一种投资渠道,信托投资范围可以覆盖到房地产、矿产、艺术品、白酒等各个产业,投资方式也比较灵活,包括贷款、权益投资、夹层投资、PE和产业基金等。

截至2011年底,招行拥有私人银行客户16493户,连续四年保持30%的增长,管理私人银行客户总资产高达3698.79亿,同比增长37.10%。私人银行客户平均资产达2242.64万。同时,招行拥有50万以上的金葵花客户78.32万户,管理金葵花及以上客户总资产达1.44万亿,占全行零售客户总资产的69.43%。

以零售业务见长的招行,如果获取信托牌照,就可以像深发展一样,通过交叉销售等方式提高中间收入。而这一块收入并不是一个小数目,招行却增长缓慢。最新数据显示,2011年,深发展手续费佣金收入同比增长124.88%,招行仅增长36.38%。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收购西藏信托近5年未获监管批准,让招行综合金融平台的建设受到很大阻碍。对刚完成25周年行庆的招商银行来说,没有几个5年可以耽误。

事实上,在综合化经营方面,招行已经取得一定成绩。目前,招行持有招商基金33.4%的股份,100%控股香港永隆银行,还100%全资拥有招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

“包括招商银行在内的各商业银行都在研究新的业务和增长机会,不过招商银行还只是在争取多元化经营的资格,离外界对招行打造金融控股集团的猜想还非常远。”

招商银行董秘兰奇表示,“多元化经营中,还差证券机构。”

也有业内认为,招行选择西藏信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西藏信托还持有西藏证券30%的股份。如此一来,招行便可一举两得,获得信托牌照的同时获得证券牌照,以弥补招商证券剥离招商银行的缺陷。

值得注意的是,招行综合化经营还有另一个阻碍。招行2008年5月与大股东招商局达成,以1.42亿的价格收购旗下子公司深圳市鼎尊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持有的招商信诺人寿保险50%的股权方案,目前与收购西藏信托一样,尚未得到监管的批准。

如果以上方案均得到监管批准,招行将成为集资产管理、信托资产、金融租赁、财务顾问、人寿保险于一身的综合金融控股集团。但是目前来看,仍然还是一个梦想。

4月24日,在接受理财周报记者采访时,招行董秘兰奇对收购西藏信托满是无奈:“我不清楚,这个完全取决于监管层,监管批准了我们捡了个好处,监管不批我们也没办法,是吧。”

而对于招行收购其他信托公司有无预案,兰奇也表示:“暂时还没有。”


地址:郎溪县郎川大道西8号  服务电话:0563-7019009  传真:0563-7019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