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冷水江非法集资调查:金鹰服饰的10亿兑付危机
  日期:2014年05月07日

3月的冷水江市阴雨绵绵。如中部地区许多其他初春小城一样,这座被称为“世界锑都”的湖南县城的初春,似乎离喧嚣尚早。 这并不是冷水江街头的全部景象。在市政府及一些企业门口,时常聚集着数十人,多时上百人,屡次造成交通瘫痪。这种“热闹”已持续半年多。

聚集的人群多为因集资陷入困境的上访户。自2013年7月以来,“冷水江市近千家投资公司老板卷款潜逃”等言论,不断散见于一些报道和网络论坛。《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在冷水江调查发现,一个由投资公司搭台,矿业资金、私营企业主、公务员、打工者和农民等各个阶层参与的庞大非法集资网络正深陷崩盘危机,并向周边县市蔓延。

集资黑洞

“虽然被抢救回来,但我的心还是死的。”在讲述向冷水江市金海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金海公司”)“投资”的经历时,铎山镇新枫村村民陈跃华仍然心有余悸。

不能说陈跃华没有一点防范意识:“金海的利息也低,月息只有1分,其他投资公司都是2分和2分多。但是到了去年6月,本金就取不出来了,10月份就连利息也不给了。”

据当地政府的公开信息,至2013年11月15日止,金海公司未偿还的非法集资余额为3.1518亿元,涉及人数3000余人,而金海公司现有资产不足3000万元。

相比陈跃华的心灰意冷,曾是湖南省第十一届人大代表的湖南金鹰服饰集团(下称“金鹰服饰”)董事长陈晓微博)荣则狼狈不堪,甚至一度只能躲在位于长沙和冷水江的办公室里,靠保安和门禁卡来保护自己。

冷水江市非法集资的多米诺骨牌被推倒,始于2013年6月。影响最大的,正是金鹰服饰出现的兑付危机

据《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多方调查,该公司向至少5000名社会公众和3000多内部职工筹集高达10多亿元的资金。2013年7月,金鹰服饰集团资金链断裂,停止返还社会投资者和内部职工的本金并降低月息,12月开始停止付息。

据一位要求匿名的公司高管介绍,在律师团队的帮助下,陈晓荣精心设计了其“集资方案”,比如在合同文本上使用“创投公司”的名义,约定集资关系是“受托人和委托人”,并注明委托人“是受托人(公司方)的员工或亲戚朋友,目前拥有闲置资金”,强调委托人获得是“分红”而非“利息收入”,等等。

金鹰服饰还设计了一套累进利息方案。“投资”金额超过10万元,利息更高。因此一份大额“投资”,往往由多人拼凑而成。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包春梅律师认为,虽以“创投”代理合同的形式,但如果采取欺骗和隐瞒手段向员工或不特定人群集资,也是一种“实质性的变相非法集资”。

此外,金鹰服饰还成立了“内部银行”,专门针对内部员工进行集资。

2007年,陈晓荣在集团内部设立了一个部门,称为“湖南金鹰服饰集团内部银行”,在未获金融监管部门审批及未经注册的情况下,鼓励每位员工及员工亲属将多余的资金存在这张“内部银行”卡上,且承诺可以获得“高息”收入。

“利息很高,我们也都愿意存在公司里。”一名员工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根据承诺,“内部银行”活期存款的年利率可达1.44%,(同期银行活期存款年利率0.36%);如整存整取,10万以下月息为2%,10万元及以上月息为2.5%。

陈晓荣不仅将社会集资户拖进黑夜中,还牵涉多家国有银行和一家政策性银行,产生共计8亿多元不良贷款。

其中,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湖南省分行在金鹰服饰发生流动性危机时尚有2.5亿元贷款,仅收回2500万元。2013年10月21日,农发行将这笔资金正式划入不良贷款。

农发行内部一位知情人士说,金鹰服饰债务危机暴露后不久,2008年开始担任农发行湖南省分行行长的吴晓轮在2013年下半年被免职,免职的原因跟这笔贷款有关。

对于金鹰集团和陈晓荣一事的情况,冷水江市委书记刘小龙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只表示“情况非常复杂,也特别敏感”,不愿多谈。据了解,当地政府一度采取补救措施,以防止金鹰服饰破产倒闭,并争取使陈晓荣“重新振作起来”。在政府干预下,2014年年初,金鹰服饰公布了一份承诺,分4年偿还本金,第一年10%,第二年20%,第三年30%,第四年偿还剩下的40%。

陈晓荣及公司均拒绝接受采访。

资源枯竭后的转型“迷失”

2013年10月,当地政府介入对集资公司的处置工作,几家公司老板被警方控制,随后投资公司都开始停止抽回本金和兑付利息。

11月,冷水江市政府向金海公司派出联合调查组,并最终定性为:“金海公司未经有关部门批准,向不特定的社会公众吸收资金,并以现金、实物形式还本付息,已经构成了非法集资”。12月13日,公安机关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该公司及法人代表进行立案侦查,老板吴雄华被刑事拘留。

非法集资在冷水江肆虐的背后,是地方经济转型之痛。

除“世界锑都”之称外,还有着“江南煤海”之称的冷水江市,其煤炭储量也极其丰富。但这些都已成为过去。2009年3月,冷水江市被国务院批准列入全国第二批资源枯竭城市。

在中央和地方财政的支持下,冷水江市开始艰难转型。一些专家和当地官员均表示,冷水江的转型并不顺利,出现诸多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大量从锑矿产业和煤矿退出来的资金不知投向哪里,因为银行利息低,这些资金便进入了投资公司。

人民银行娄底市(冷水江的上属地级市)中心支行数据显示,2013年该市个人存款增速持续下滑,金融机构个人存款余额增幅比上年同期低2.94个百分点;单位存款增速大幅回落,单位存款余额353.69亿元,比上年同期低9.06个百分点。

一位监管部门调研员告诉记者,冷水江市的银行业务员曾一度拉不到存款,一些投资公司和企业又在2013年加大了宣传力度,用暴利诱使一些个人和单位将储蓄投向公司,甚至将银行里的存款也取出来转存到投资公司。

“这种行为危害很大,也不利于国家银行集中资金支持重点项目和重点企业的建设。并且这些集资活动涉及金额巨大,大量资金在暴利引诱下短时间集聚,游离于国家金融监管体系之外,严重破坏了金融管理秩序。”这位调研员表示。

矿业退出资金直接助推了冷水江市民间集资游戏的疯狂膨胀。游戏需要持续,社会公众资金便成为觊觎对象。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到,在矿业资金之后,政府公务员、企事业单位及工作人员的资金也进入了投资公司;而城市小商贩、教师和农民则是这个击鼓传花游戏的最后一棒。

当鼓声停下,游戏崩盘。

目前,集资危机所带来的恐慌已蔓延至冷水江市周边县市,同样是非法集资活跃地区的新化县、涟源市、邵阳市,也传出企业老板跑路或被当地警方刑拘的消息。


地址:郎溪县郎川大道西8号  服务电话:0563-7019009  传真:0563-7019009